女儿刘莉莉-海角社區破解-海角父女-海角情-海角社区最新

女儿刘莉莉 #2

海角作者:女儿刘莉莉(海角已封号)[最新动态 ]
    Add a header to begin generating the table of contents
    Scroll to Top

    16.养育女儿十九年,终于修成正果,这一刻老刘想和海友一起分享!(下)[视频]

    火候到了,女儿开始脱我的上衣,我配合得让她脱下来,然后女儿把我推倒,开始胡乱亲吻着我的身体,刚下班回来浑身都是汗渍,女儿也没有嫌弃,她好像对我的胸格外着迷?一直舔着我的乳头。

    而我的右手则不安的在她裙底游走,一会捏捏女儿的小屁股,一会揉揉女儿的阴户,实不相瞒,隔着丝袜和内裤我都摸到了女儿的湿润,那绝不是四五十岁的女人能比的。

    隔了这么久没射精,我也顶不住了,不顾脚还没擦干,把女儿放到沙发上,开始亲吻她,我要吃遍女儿的每一寸肌肤!女儿被我亲的意乱情迷,双腿不自觉的夹了起来,想必她应该很舒服吧?

    手机里不知道能不能看清女儿阴户的湿渍,我把玩了一会女儿之后,把裤子脱下来,让女儿侧着身子给我口交,跟上次一样,女儿还是不会,我则把住女儿的头,教她前后律动,女儿的嘴实在太小,做起口活跟她的阴道一样,十分的紧润。

    慢慢女儿开始熟练起来,弄得我龟头一个劲往外吐白水,我没让女儿闲着,她一边口,我一边摸她下面,如果时间能停留在这一刻就好了,实在是太快活,有什么能比得上自己的亲女儿吃着自己的亲儿子呢?

    女儿双腿扭动的越来越厉害,我知道她等不及了,离开她的口腔,挺着坚硬的阴茎把女儿的腿分开,女儿还要脱丝袜,不过我没给她这个机会,抓着丝袜用力一撕,丝袜应声裂开,女儿惊呼一声:爸爸,你能不能温柔点?

    我没回应女儿,用龟头蹭了蹭女儿的阴户,沾满了阴道分泌物,手机应该录进去水声了,随后我缓慢的往前挺去,女儿此时一声长“啊”,随着我阴茎的进入,女儿夹紧了阴道,双腿环绕在我的腰上。

    我被女儿这一下差点没夹射了,赶紧稳住心神,缓慢的抽插了起来,女儿紧皱的眉头,也慢慢松开,开始配合我的抽插,阴户的水声不断,每次抽插都能刮出来一拨阴精。

    这么插了一会之后,我把女儿抱起来,而阴茎并没有离开阴户,抱着女儿抽插了起来,女儿也一上一下的用力,我轻松许多,这么插,插得更深,女儿的叫声也大了起来。

    坐着草了一会之后,我不满足于此,双手环住女儿的双腿,把她抱在怀里站了起来,女儿哪是过这个?被吓得不轻,小穴紧紧夹着阴茎,我一前一后的干了起来,这样做啪啪声很大,女儿的淫水都顺着屁股滴了下来。

    随着女儿的大口喘气,我知道她累了,然后把她放回沙发,让她撅起小屁股,我从后面长驱直入。

    因为女儿的水足够多,我则放心的干了起来,速度也快了许多,试过的朋友应该知道这样做爱有多紧润,随着速度的加快,我的精关也慢慢要被攻陷,实在忍不住,拔出阴茎,肆意射在了女儿的屁股上。

    女儿瘫软的躺在沙发上,这次她应该没有痛苦,只有畅快了吧?我坐在女儿边上摸着她的小脸,女儿累的一句话都没说。

    让女儿和我一起去洗了洗(视频里有),然后牵着女儿的手一起回屋里躺着,我此时此刻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最幸福的父亲了吧?

    谁料想,这小家伙回到床上不让我走,在床上温存了一会,居然主动抓起了我的阴茎?于是老刘和女儿又进行了一次深入交流。

    老刘文中仅是视频前十几分钟,剩下的二十几分钟,老刘留个悬念,足足做了三次,女儿才累虚脱睡过去

    17.刘氏父女海角各位同仁“520”快乐

    想不到这辈子第一次过“520”居然是和自己的女儿老刘和女儿可是有不小的代沟,她说“520”的时候,我甚至还以为她是要五百二十块钱。

    在得知所谓“520”只是网络上的一个谐音意指我爱你的时候,我真是哭笑不得,摸摸女儿的小脑袋:宝贝想要什么礼物呢?小家伙歪个头:要,亲亲。

    于是老刘我也赶赶时髦,跟女儿出去吃顿好的,带女儿买买衣服,看着莉莉欢呼雀跃的模样,我也像个五十年没碰过女人的老光棍,突然又沐春风一样,乐开了花。

    不过吃饭的时候,莉莉很是不老实,把小手放在我的裤裆上,摸来摸去,搞得我心神不宁,“家伙事”也有了反应,坚硬无比。

    女儿见状冲我狡黯的笑了笑,居然又去吃上了饭,把我放在这不管了。莉莉还真是个小妖精,我当然不会放过她,趁着四周没人之际,也把手伸向了她的裙子。

    隔着裙子自然是不过瘦,不过莉莉只是低着头吃饭,并没有管我,我则更进一步,把手伸进了裙子,抚摸她那丝袜包裹着的阴户。

    能感觉到到就算是隔着丝袜和内裤,莉莉的阴户也明显变得湿润温热。看着她的小脸也开始涨红,我也把手拿出来,专心吃饭,小家伙奇怪的看看我,好像在问:怎么不继续摸了?

    我则在莉莉耳边轻轻地说:等回家我再好好收拾你,说罢还舔了一下女儿的耳垂,能深切感受到女儿抖了一下。

    到这就不得不说这两天的事了,你们以为老刘夜夜笙歌?错,女儿第二天就去临城她奶奶家了,因为我上班,没法去照顾老母亲,只能由女儿,代替我去尽孝,今天早上她才刚刚回来。 随后我和莉莉又去了好多地方,除了我老一点以外,一切都和情人无异,女儿开心的不行,好像很久都没见她这么开心过了。

    我突然想到,如果在海角的粉丝里给女儿找一个女婿,今后的日子会不会更快活?

    18.体验一下你在桌上吃饭,女儿在桌下吃你

    来自于昨晚莉莉刚从奶奶家回来时发生的事,很有趣,老刘很想跟大家分享一下。 昨晚七点多莉莉刚进家门,还没拖鞋进屋,我就迫不及待的抱住女儿揉搓她的乳房和阴户,好像要把这段时间的想念都施加在她瘦小的身体上,由于老刘太想念女儿,之后的过程,就没拍视频给大家看,只顾着专心爱她。

    一番云雨过后,女儿满头是汗的躺在我的怀里,搂着女儿纤细滑嫩的腰,一边玩弄着她的乳头,一边和她聊着天,和她温存的这一刻,让我想起年轻时和她母亲刚在一起的时候,也是一样的甜蜜,暖心。

    就这样没过多会儿,女儿就又活力满满的玩弄起了我的阴茎和阴囊,我被她弄得又坚挺了起来,女儿还是年轻,“战斗”欲望绝不止眼前,我不能这么纵容她下去:弄点饭吃吧,我晚上回来还没吃饭,你想吃什么?

    女儿的一副“很扫兴”的表情,穿上自己可爱的小内裤自顾自的玩手机去了,不过就算她这样,我也不能她一要就给她,容易得到的东西,往往不值得珍惜,这个习惯可不能养成,我要让她沉迷于我的阴茎,却不那么好得到。

    由于我和女儿的这层关系已经捅破,我也不再顾及自己的形象,没穿内裤就下楼给自己弄吃的去了,把冰箱里的剩菜拿出来热了热,一顿简单的晚餐就准备好了。

    由于我和女儿的这层关系已经捅破,我也不再顾及自己的形象,没穿内裤就下楼给自己弄吃的去了,把冰箱里的剩菜拿出来热了热,一顿简单的晚餐就准备好了。

    看着女儿穿睡衣的那惹人喜爱的样子,我的欲望不知道从哪又窜了出来,直窜天灵盖,我抑制住想吃掉女儿的欲望,让女儿来我旁边坐着,女儿示巧的过来后,我则抓住她的小手让她握住我的阴茎,还不忘给女儿喂菜:“好不好吃?”

    女儿吧唧吧唧嘴:“还可以”,我一脸坏笑:“想不想吃点更好吃的?”说着指了指自己的下面,女儿捂着小嘴偷笑,但还是俯身下去含住了我说的“好吃的”

    天知道莉莉的嘴含住阴茎是多舒服的感觉,莉莉的嘴唇属于偏小那类,要想含住老刘的阴茎,需要张得很大,从长度上来说,我感觉我勃起的阴茎和她的脸差不多长,这就构成了一幅很奇异的画面。

    女儿吃的很专心,丝毫没注意到我再拿手机拍她,其实有了上几次的拍照,拍视频,莉莉对于这件事虽然没有嘴上接受,但也在默认,竭力满足我的需求和我的怪癖,莉莉就是这样一个乖巧的女孩。

    我一边享受着女儿的侍奉,一边吃着饭菜,心思不知道该用在哪,桌上是生活,桌下是理想,胡思乱想中,精关难以把控,一声长喝,我射在女儿的嘴里。

    此情此景,老刘我想起了那句话“女亦如此,夫复何求?”

    19.与女儿极致体液互换,此一役,直冲天际!请鉴赏!(上)

    阔别多日,关于莉莉从奶奶家回来的昨夜。“惨烈”或者已经不足形容那场面,我只记得不顾一切的交合,如胶似漆是这次的主题。已经更贴一月有余,可能还会有人骂老刘畜生,但这阻挡不住我与女儿的热切感情。

    莉莉是下午四点左右到的家,我下班回来的时候,先一起去了街里吃饭,这里还有一个小插曲,很有趣,和大家分享一下。

    来到餐厅我们找了一个相对安静一些的角落坐下,点完餐后,和女儿聊着奶奶家那边的事,聊着聊着,感觉裆下有什么东西在蠕动,低头一看,是女儿的脚。

    我抬头和女儿相视一笑,她托着下巴看着我,好像在撩拨的表情,因为和女儿在微信上说了很多我的恶趣味,可能女儿就那么记下了,我记得我说过喜欢丝袜足交,可能小家伙就这么记下了。

    面对女儿突如其来的惊喜,我顺从的把“小刘”拿了出来,让女儿能触碰到的程度,女儿很生涩的给我做着足交,尽管如此,幻想着女儿白丝包裹着的白嫩小脚,我还是起了反应。

    足交持续了约有三五分钟,女儿坏笑着坐了过来,用小手握住了我的阴茎,小声的在我耳边喘着气,夹杂着吞咽口水的声音问我:想不想要?一边诱惑的说着,一边给我打着手枪,我很诧异女儿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会撩拨了?

    似火的欲望无处宣泄,看着女儿嫩出水的小脸,我反手把女儿抱在了腿上,女儿搂着我的脖子,我则把手伸进了她的短裤里,肆意的揉搓她的阴户,拇指按在她的阴蒂,轻轻按压让女儿一个劲的颤抖,没一会,她的内裤就湿润了起来。

    女儿的腿间夹着我的阴茎,因为手上的老茧,把莉莉的丝袜刮破了。在我摸得她有感觉的同时,腿会不由自主的夹紧,丝滑的触感包裹着阴茎,让我好几次都有射精的欲望,恨不得在这就把女儿就地正法,可惜旁边人太多了,我们连喘息都要小声一些。

    h4>在我们都快“融化”的时候,服务员不适宜的从远处走过来,我只能和莉莉作罢,匆忙收拾了一下,若无其事的吃起了饭。但我知道,回家以后,一场大战在等着我和女儿,她已经太久没被浇灌,如今有多饥渴,那一碰即湿的小穴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  但我知道,回家以后,一场大战在等着我和女儿,她已经太久没被浇灌,如今有多饥渴,那一碰即湿的小穴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    20.与女儿极致体液互换,此一役,直冲天际!请鉴赏!(下)[视频]

    女儿这次回来,我早做好了给大家发视频的准备,我先进屋里把手机摆好,女儿在后面刚进门,就被我按在墙上激吻了起来。

    面对女儿忘情的回应,我给她我最好的舌技以表尊重,右手揽住女儿盈盈一握的小腰,左手揉搓着她的小乳房,女儿一边哼唧一边摸索着 我:“笆,我好想你呀哪生涩装不出来,她根本就是无措的乱摸一气,可爱极了。

    女儿扭捏着自己的双腿,如果不是有丝袜和短裤隔着,这会女儿的“快乐水”应该已经流在了地上,因为我隔着裤子摸她的阴户,都已经能感受到渗透出来的湿润。

    缠绵许久,女儿把手伸向了我的裤裆,掏出“小刘”有一下没一下的搓弄着,阴茎被搓的一跳一跳的,我轻按下女儿的肩膀,她马上意会,蹲在我的胯下给我做起了口活。

    女儿生疏的前后摇晃着脑袋,我则把住她的脑袋引领着节奏,小小的嘴巴只能勉强包住龟头,在深入女儿就会有呕吐反应:“唔…太深了,爸“。 我慢慢的教着女儿怎么才能做出完美口交。

    在我有了第一次射精欲望的时候,我抓起女儿,把她的短裙拽到腰上,女儿以为我要在这里做:“去床上呀爸”,我没理会女儿的话,把住龟头,对准女儿潮湿的阴户,一插到底,女儿惊呼:“阿!”

    让阴茎充分感受到环境的变化同时也让女儿适应后,我开始由慢到快的抽插了起来,每一次抽动都会带出女儿的分泌物,通过龟头,我能清楚的感受到女儿阴户的湿润。

    几天没有射精,此时我已经把控不住精关,随时有要泄出的可能,及时拔出来,把女儿拽到离镜头更近的地方,用中指插入女儿的阴户,学着我的偶像“加藤鹰”开始指奸起女儿的阴户。

    女儿的手环绕着我的脖子,根据她抱着我的力道随时变换着手下的轻重,没一会,一股热流顺着我的手指流了出来,女儿好一阵抽搐后,无力的跪坐在地上。

    抱着女儿让她休息一会后,说是休息,也仅仅就是把气喘匀,抱起女儿同时环住女儿的腰,女儿对突如其来的变动并没有时间反应,我的阴茎已经插进了她的嫩穴,女儿的体重很轻,我抱着她更是轻松,一前一后动的同时,吸吮着女儿的小舌头。

    就这样干了一会后,女儿已经抱不住我了,把她放下,抓起女儿的一只腿形成一副标准的“狗撒尿”体位,女儿双手撑着墙,我从后面长驱直入,有一下算一下,每一下都稳稳的顶在最深处。

    每一次的冲击女儿都会叫出来,一时间啪啪的声音,女儿叫床的声音,我粗重的喘息声,萦绕在整间屋子,如果此时你从外面路过,一定能听见屋里这淫秽的交合声。

    终于忍不住精关,在最后关头拔出阴茎,让女儿面对着我,狠狠的射在了女儿的头发上,脸颊上,嘴里,每一下都是那么浓厚,不能破坏这次结局,我把手机拿过来记录下了这一幕。

    女儿已经脱力,我则抱着女儿来到了浴室,女儿刚要脱衣服被我制止下来:“别脱”,调好水温让女儿穿着衣服站在淋浴下,很快衣服就湿透了。

    把自己衣服脱好后,我来到了镜头前,和女儿一起洗起了澡,被浸湿的丝袜手感别有一番奇妙触感,因为被浸湿,所以朦朦胧胧的可以看到女儿的阴户。

    这澡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洗好,一边清洗,女儿一边流着“快乐水”,隔着丝袜的阴户已经分不清是水还是“快乐水”,此时女儿已经恢复了战斗力。

    温存了一会后,我带着女儿回到了房间,让女儿换上了另一双丝袜,之后就是一段长达二十分钟的第一视角,老刘依旧卖个关子,朋友们自己探索吧!

    足交是真的很对老刘的胃口,不知道有多少朋友有同样的爱好?

    莉莉大概十二三岁的时候,练过两年舞蹈,现在腰也很好用,前后动的节奏非常不错,和老刘的阴茎很是契合,有很多次我都忍不住想要射,赶紧扶住莉莉的腰,让她慢一些。

    21.夏日鲜奶油要搭配莉莉一起,才会更美味

    炎炎夏日,与莉莉乏力的躺在沙发上,用扇子为莉莉扇着风,该死,当初是怎么想到不安空调来着?

    细细回想,我好像是遵从的动物的特质,动物能适应环境,人也同样能适应,老刘当年深信不疑这超脱人类定义的一句话……

    和莉莉一起对抗温度的同时,我给莉莉订了一份冰激凌,很快订单就被送到了,从大汗淋漓的外送员手里接过来,道一声辛苦,看着沙发上疲软半睡半醒的女儿,心里一丝邪恶悄然而生。

    “快来吃,待会都化了”我把冰激凌放在桌子上,摸着女儿的头说,莉莉无力的坐起来,一口冰激淋进嘴,整个人好像活了过来一样,小女孩遇到冰激凌会起到这样的生理反应。

    拿起另外一个勺子,给自己挖了一勺,放在舌尖上,拍了拍莉莉,指了指自己的嘴,莉莉嘻笑着意会,乖巧的过来含住了我的舌头。

    吃着吃着我和莉莉就舌吻了起来,冰激凌的甜和莉莉的唾液组成新的口味,将这甘甜咽进去后,沁人心肺,品尝了一阵后,我把莉莉的胸罩顺势脱掉。

    挖了一勺冰激凌放在莉莉粉嫩的胸上,把手机给莉莉,让她记录下“父食女”的这一幕,她还淘气的比了一个剪刀手,后来看照片的时候,莉莉真是俏皮又可爱。

    从攻略女儿到现在,女儿的丝袜就被我要求“焊”在腿上,因为莉莉的腿和丝袜简直不要太搭,又挖了一勺冰激凌放在莉莉的大腿上,莉莉直呼好凉,我则不紧不慢的舔起了莉莉丝袜腿上的冰激凌。

    从腿到脚,莉莉被我亲了个遍,用手探了探莉莉的阴户,果然已经湿透了,不过今天是老刘的禁欲日,不可以给她那么频繁,把冰激凌放在莉莉的丝袜脚上,专心的舔舐,同时不忘给莉莉在海角的哥哥叔叔们拍下这一幕。

    莉莉由哼唧变成了呻吟,伸手胡乱摸着我的头,很可惜,禁欲日就是禁欲日,为父不能给她,而且我还没玩够,将莉莉翻过来跪在沙发上,把冰激凌涂在她圆润的小屁股,细细品味。

    女儿被我舔的一抖一抖的,伸出两指在莉莉穴前摸了一把,水已经泛滥到可以拉丝,已经好几天没做的莉莉此时扭动着小屁股,向我索要着怜爱,看着女儿这么痛苦,就算老刘忍心,海角的哥哥叔叔们肯定会怪罪于我。

    不可否认莉莉就是这种很容易就高潮的体质,将冰激凌涂在莉莉的阴户上,刚为她口交了没一会,她就缴械投降,这份冰激凌是一点解暑的作用都没起到,反而让我和莉莉又满头大汗……

    这次总算可和莉莉在海角的众“爸爸”们有个交代。

    22.莉莉的同学假期来家里玩,老刘有苦难言

    “同学要来这边玩几天,老爸”是莉莉发来的消息

    在微信里看见这句话的老刘,欲哭无泪

    为什么?因为老刘在半个小时前刚把同事给的伟哥吃上,一个小时前刚洗好澡,一个半小时前刮好了胡子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为了解放莉莉的“禁欲日”!

    经一起上班的伙计介绍,说吃了这个之后,很猛,很凶,就是有点副作用,会头脑发胀,胸闷气短,鼻塞,如果不做爱排出汗来,那这感觉会持续很久。

    吃完之后也会半个多小时,“小刘”就坚硬无比,于是我顶着以上一系列副作用,冲回了家,誓要在莉莉同学来之前把她就地正法!

    结果打开门之后,莉莉和同学已然都在家里打起了游戏,我挺着个有史以来最硬的的“小刘”,脸红脖子粗的看着她俩,愣在原地,当时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:“我该怎么办?”

    我赶紧联络同事,问问怎么去除副作用,同事说,只需要不停的喝水小便就可以排出去药效,于是我和伟哥带来的副作用抗争了一夜,不停的上着厕所。

    莉莉还在那歪个脑袋问:“你怎么啦?感觉不对劲”

    看着诱人却不能碰的女儿,老刘哽咽“爸老了,尿频”

    23.白嫖时间到,刘氏父女给大伙送份夏日清凉!

    “那她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

    “干嘛?我不想让她走”

    “倒不是别的,主要是爸想你了”

    “嘻嘻”

    “你解我裤子干嘛?

    她不还没睡呢!”

    “嘘”

    “等会,我把门关上”

    “不关不关” 

     

    你学坏了,宝贝”

    “臭!”

    “前调是这样,慢慢就好吃了”

    “呜……”

    “等会,爸去拿个东西”

    “拿啥?”

    “把这个含住”

    “冰块?”

    “对,来张嘴”


    “太大了,唔…..”

    “快,莉莉,爸要射了”

    “太多啦!”

    “别扔,放这里”

    “阿?你要干嘛?” 

    “拿给你同学喝”

    “你疯了吧?!我不要!”

    从那天之后,莉莉一看到我拿冰水,就一脸怨气……

    24.邪恶的我别样双飞,看女儿和同学同时“睡熟”,老刘纵享丝滑(上)

    这个想法在老刘脑子里已经构思了上千次,如果今天在不实行,那女儿同学可能就要走了。

    18:46,我看着手表上,默默记下了时间,这是女儿和她同学喝下伴有强效“辅料”奶茶的时间。

    19:10,看着女儿和她同学天真且稚嫩的脸,我陷入沉思,脑子里两个声音在打架,一个来自到道德底线,它主张就此打住,这对女儿来说难以接受,一个来自邪恶欲望,它主张这辈子也许就只有这一次机会,不把握住会后悔一生。

    看到此篇帖子的你们,应该已经知道最后的思想斗争谁赢谁负,从她们喝下那杯奶茶的时候,我就已经深陷其中,我已经清晰的认识到了自己是什么人,简单五个字概括,欲望即一切。

    19:30,时间一分一秒的过,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,脑子很乱,但我清楚的知道,那乱来自兴奋,来自心底一千层的无边邪恶。

    19:45,为了确保万无一失,我不停的在脑子里构思可能会发生的事,最坏的结果无非就是女儿的同学被吵醒。

    而我之前已经在莉莉身上试验过,吃了褪黑素都不会一下惊醒,何况我这次的辅料?我估计最坏也就是只会感受到异样,然后慢慢醒过来,这中间有很久的清醒过程,届时我能利用这个时间逃离现场。

    20:30,时间过得很慢,我不知道去走廊听了多少次她们房间的声音,很可惜的就是,我从20:30就没听见从里面传来任何声音过,可手机屏一直在里面亮着,这就很奇怪,褪黑素没起作用?

    时间来到21点整,我终于按捺不住,在门口试探性敲了敲门,没人回应,于是我把门适当推开一点,朝里面看了一下,莉莉手机放着不知道什么电视剧,一直没关,甚至耳机都没摘,就那么睡着了,而她同学更是都打起了轻微的呼噜声。

    25.邪恶的我别样双飞,看女儿和同学同时“睡熟”,老刘纵享丝滑(下)[视频]

    显然是我多虑了,莉莉和同学根本早就熟睡,我人还没进屋子,阴茎就早已经硬的不行,充满少女味道的房间,和此时此刻画面,无一不在引我就范。

    当我蹑手蹑脚走进房间的时候,女儿的同学突然嘟囔了一句什么,说不紧张是假的,我停在那里有近两分钟,死死盯住床上的两个人,企图在如此黑暗的环境观察到她们的任何异样。

    长舒一口气,看来女儿的同学并没有醒,可能是梦话,此时已经又重新打起了小呼噜,声音很小,但能听到一点点。我先来到了她身边,把她盖着的被子,一点一点从怀里抽出来,直至她整个身体暴露在我的面前。

    女儿的同学跟莉莉一样十九岁,虽然没有莉莉纤细,但也很完美的曲线,几根阴毛不听话的从内裤中间跑了出来。

    拉开女儿同学的上衣,和我料想的一样,乳头和莉莉一样粉嫩,之前有过一次褪黑素猥亵的经历,所以我能确定轻轻吃一下,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,于是我伸出舌头,在女儿同学的乳头上画了个圈,留在上面一些晶莹的口水。

    不敢进行在多余的动作,其一怕她真的醒过来,一切都毁于一旦,再就是老刘实在太想念莉莉,我的女儿的身体,是这个世界上最可口的佳肴。

    猥亵了女儿一会,实在忍不住,把女儿的内裤往旁边一扒(这样也方便我逃跑),举起阴茎,一点一点挺进去,随着我的深入,莉莉哼唧了一下,慢慢看她有清醒的趋势,我急忙先去捂住莉莉的嘴,怕她叫出来。

    终于莉莉睁开了眼睛,她的眼神从惊恐到疑惑,随着我一下一下冲击着莉莉的阴户,莉莉紧锁的眉头终于松开,轻轻哼了起来,但马上意识到自己不能出声,用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嘴,生怕发出一点响声把同学吵醒。

    不知道是不是环境的原因,莉莉今天的水格外的多,看来不止老刘我在享受这种刺激,莉莉也同样深陷其中,然后我换成了后入式体位。

    因为不敢发出太大的声音,我的阴囊总是在距离莉莉的阴户还有一段距离停下,省的发出太大的“啪啪”声,不过就尽管我这么控制,还是会发出声音,然后我换到了侧入式体位,捧着莉莉的屁股,疯狂抽插了起来。

    然后和莉莉又缠绵着做了有十分钟,我气喘吁吁,因为天气,也因为氛围,莉莉也被我折腾的香汗淋漓。

    终于,我忍不住了,拔出阴茎,疯狂的喷洒在了莉莉同学身上!因为是后入体位射的,莉莉不知道我射在了哪里,我赶紧用龟头上残存的一点精液,抹在了莉莉的屁股上。

  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我总觉得莉莉的同学在旁边呼吸的频率变快了,而且好像也变粗了,不过当时我没在意那么多,搂着莉莉亲热了一会,然后带着莉莉去厕所清洗一下残留物。

    莉莉因为吃了药的关系,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,用粉嫩的小手迷迷糊糊帮我洗着阴茎,殊不知我又硬了起来,于是……

    26.以女儿生日为借口,探女儿同学的底

    继莉莉与同学那次“双飞”之后,老刘我属于是越想越上头,完全克制不住不去想女儿同学思宁的乳头、穴、嘴等一切器官,那像是钉在我脑子里的画,久不能散。

    莉莉从那次之后,没日没夜的想要,我很清楚小家伙是什么心理,因为我看了思宁的裸体,她生怕自己被比下去,甚至这两天开始了健身,而且不止一次提:“爸你多摸摸它,长得快”,我只能无奈的笑笑,其实她哪里知道自己有多诱人?

    但老刘我已经下定决心的事,轻易不会改变,不得到思宁我怎么跟邪恶的我交代?我不能有愧于他,那将会让我遗憾终身,这是实话,我不会有第二次机会重新活,做到不后悔,才是我的人生意义。

    思前想后,如何名正言顺的接近女儿的同学是头戏,两支烟的功夫,一个计划在脑子里逐渐成型,趁女儿晚上睡觉,把她的手机顺走,仔细翻看了一下她和思宁的聊天记录,很单纯的两个小姑娘,甚至一点秘密都没有,只有一个地方值得注意,思宁在第二天离开之后,给莉莉发了一段很奇怪的话。

    虽然并不能说明什么,但我还是多疑了,不管怎么样,我决定先接近再说,于是我编辑了这样的一个内容:你好思宁,我是莉莉的父亲,是这样的,莉莉就快过生日了,我想给她选几套衣服作为生日礼物,也是想给她个惊喜,你和莉莉身材差不多,能麻烦你陪叔叔去买一下吗?

    这中间发生了一段小插曲,思宁当天晚上应该是睡着了,而我为了不被莉莉发现,一直把手机藏在我这屋里,莉莉早上起来到处找手机,为了计划赢得更多时间,我在早上与莉莉进行了一次深入交流,好在结束了莉莉去清洗时,思宁终于回了消息。

    于是老刘用生平最快的打字速度迅速回了一下思宁,让她先加我的微信,赶在莉莉出来前,我把手机掖到她的被子里,一切就像不曾发生过那样。

    27.老刘自惩自省,同时也呼吁大家不要忽略至亲至爱的家人

    在我惦记思宁的这些天,我显然忽略了莉莉的感受,那个我至亲至爱的女儿的感受。

    是的,老刘是个正常男人,所以犯了所有正常男人的通病,尽管莉莉是那么美好,我依旧是得到了就不去珍惜,全然忽略了眼前此刻如此惹人怜爱的女儿。在莉莉抽泣的跟我说出那句:爸,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我停下了手头的工作,愣住了。

    在疑惑女儿为什么说出这话的同时,也在质疑自己对女儿的心,是啊我还喜欢莉莉吗?从亲情出发,我爱莉莉,我甚至可以交出我的生命去爱她,从爱情出发,显然我和莉莉已经突破伦理,结合在了一起,那我的忠诚是什么时候失去的?因为什么失去的?

    扪心自问,我喜欢思宁,她的青春靓丽,她的胸,她的阴户,无一不在诱惑着我,但老刘想不到我对她还有什么其他感情,仅是欲望作票,只是那天的昙花一现,我才迷上了思宁,也导致我最近对莉莉的忽视。

    那天晚上和思宁“零距离”的时候,莉莉就在我身边,只是吃了药迷迷糊糊的而已,但她应该记得我摸了她的闺蜜,也记得我当时的混账话,单纯的女儿并没因此责怪我,反而怀疑起了自己的魅力。

    并没有让我的乖女孩等太久,我一把拽过女儿,看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说:除非我死了,否则没有任何事会阻止我喜欢你,明白吗?看着女儿眼泪流过留下的痕迹,老刘心像是被揪着的那样疼,真该死,我怎么能让女儿这么难过?

    理性说,从样貌上,莉莉赢思宁好几倍,从身体上,莉莉只经历过我一个男人,思宁无从得知,身材也是相差无二。感性上,莉莉是亲闺女,从小养到大,费尽心血,感情比海还要深,思宁根本连过客都算不上,老刘对她只是想要占有的心。

    想到这里,不再纠结对思宁的感情,我现在只想和女儿在一起!收拾好心情,带着小家伙出去痛痛快快玩了一圈,看着女儿开心的样子,老刘打心底感到欣慰,难道眼前的女孩不是世界上最可人的吗?

    痛定思痛,说一千道一万无非对思宁就是新鲜感和欲望罢了,我不会让我的女儿因此在流下一滴眼泪,去他妈的苟且,老刘我可是慈父!

    28.关于老刘和女儿昨天下班后的“舌头游戏”

    带着一身疲惫下班,回到家小家伙就来缠着我陪她玩游戏,讲真的,老刘对游戏是一点兴趣都没有,搪塞了几句就回屋躺着休息了,和女儿尽管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我却还是给她了自己的空间,不介入女儿的私生活,是我最后的底线。

    最近由于单位很忙,没空出来时间来陪莉莉,在床上想了想还是不能冷落小家伙,这些天已经搪塞她很多次了,小女孩还是需要陪伴的。

    悄悄走到女儿身后,一把抱住,小家伙噘着嘴不愿理我,还扬言以后再也不找我打游戏了,我摸摸女儿的头:“你那个游戏太幼稚,宝贝,要不要玩一个关于舌头的游戏?”

    “舌头?什么游戏呀?”莉莉歪着小脑袋问我

    “暗牌比大小”我笑着说

    “那有什么好玩的”莉莉皱着

    “重点是赌注,以用舌头做一件事为赌注喔

    我在诱惑莉莉“任何事?”

    莉莉好像上钩了

    “任何事!”我点头

    非常可惜……老刘今天的运气属实不太好,连着输了五局:

    舔脚五分钟

    舔胸五分钟

    舔手指一分钟

    舔脖子两分钟

    “帮爸倒杯水,舔的我都渴了“发完牌之后,我吩咐女儿,“不许偷看!”莉莉掐着小腰,女儿还是容易相信人,我得给她上一课,看了一下这局我们的底牌后,我还是输,赶紧从牌堆里找了一张小的给莉莉换上。

    “要不要加注?“我按着牌严肃说“要”莉莉也按着牌很自信

    “如果我赢,你要舔我一夜!如果我输了,任你差遣!

    “我装作输急眼的样子

    莉莉犹豫了一下,但还是答应了:“如果我赢了,你要陪我玩一夜游戏!”

    “没问题,开!”“开!”

    开牌的一瞬间,我看着莉莉从欢呼雀跃变成痛苦面具,我没有说话,莉莉也沉默着,有半分钟,我才开口:“没事没事,爸不用你舔,收拾收拾睡觉吧宝贝“我太了解女儿的性格,说一不二是她众多优点里很突出的一件,“不!原赌服输!”莉莉好像是做了很大的决心。

    来到床上,莉莉吩咐我躺下,然后在我屁股下面垫上了她的小枕头,打开手机她喜欢的电视剧,叼上我的阴茎,就这么刷起了剧!时而舔舔,时而含进嘴里,为了味道好一点,她甚至在哺里含了一块水蜜桃味的硬块糖!

    30min.....‘

    60min.....

    90min.....

    00:00 小家伙终于扛不住了,趴在我的身上睡着了。

    不过就连睡着的时候,嘴都没离开我的阴茎,为女儿摆好姿势,盖好被子,亲了亲小家伙的脸蛋,我回到了自己的床上,一边回味着莉莉刚刚的举措,一边进入梦乡。

    29.感受一下莉莉的手交![视频]

    如果不是我亲“鸡”感受,我想我这辈子也不会知道女儿的手交居然会这么舒服,在她小恶魔般的玩弄下,很快我就缴械了,不得不说,这是一次很奇妙的经历,没有过多的花里胡哨,只是我们最初接触性的手交,甚至想为此次视频封上“不忘初心式手交”的名头。

    细想想,老刘第一次的手枪是在什么时候打的呢?好像是在高中,偶然一次看电视,在那自己撸着玩,越撸越爽,三五分钟后,浓浓的黄色精液好想射不完似的喷涌而出,第一次手枪的感受我不会忘的,那是一瞬间的血脉贲张,一股说不清楚的气直冲颅内,持续了大概有十秒!就感觉整个人都腾空了,在那以后,我以平均每礼拜六次的优异成绩,在同龄人中独树一帜,也被大学室友冠上了“手枪刘”的名号。

    这次老刘也为喜欢足交的朋友们,准备了一小段女儿足交的镜头,非常鲜明的对比阿,老刘我的这个阴茎说实话属实有点太黑了,配上莉莉的白色过膝袜,反差很强,可谁又能说牛奶咖啡在一起不契合呢?

    30.实在想念莉莉,老刘趁着双休回了趟老家[视频]

    晚上下班,坐沙发上点了颗群子释放一天疲惫的同时,一边抠着脚,一边刷了刷海友的评论和私信,简单回复了一下后,拿起桌上隔夜的包子塞进嘴里,辛辣的烟味混合着不来路的肉馅,居然咀嚼出了1巧克力味?不对,吃包子怎么能没有葱蒜呢?失声叫了声:“莉莉,给爸拿根葱”,而回应老刘的,却是窗外有一下没一下的蝉鸣。

    随后老刘乐了,莉莉都不在家多久了?都快忘了那个蹦蹦跳跳会疼人的女儿了,随即给莉莉打了个视频电话,小家伙正跟她亲妈一起包饺子,看见她妈,我就气不打一处来,没聊两句就挂了电话,她妈居然还跟我招了招手,我:..%&%&…..

    想到好久都没跟大伙见面了,同时也确实太想念莉莉,更多的是,我不想让莉莉跟她妈走得那么近(我可没说我吃醋了),老刘毅然决然做了男士出门最高礼仪:洗头,简单梳洗后,开车就奔着老家去了。

    路上跟女儿简单密谋了一下,让她晚上留着门,老爸要来了,约三个小时的路程,老刘感觉好像开了一个世纪,而真正接到了莉莉之后,本想带着她去本镇最豪华的“小雏菊”旅馆翻云覆雨一番,莉莉却抓住我的手往她下面一放,我本以为是小家伙忍不住了,可随着手指触摸到的那厚厚的、绵绵的、软软的手感,那来自姨妈….我:…..%&%&……

    可来都来了,怎么能这么作罢,为了奖励我开车那么久疲惫而来,莉莉答应为我来一次“宇宙无敌超级霹雳”式口交,而这么好的机会,在车上就太浪费了,于是我开车带着莉莉来到了一处看似荒无人烟的地方。

    非常抱歉各位,这次口交是失败的,老刘有点过分粗鲁了,可被口过的朋友应该知道,如果你不快一点,是很难射出来的,而最后的最后,由于老刘太久没射精,一瞬间爆发出来的精液,差点给莉莉呛过去,一时我竟慌了神。

    莉莉生了很大很大的气,表示:“你到底拿我当什么呢?随意玩弄得玩物吗?”,老天知道老刘有多在乎莉莉!只是我真的没料到这一瞬间的冲击力居然会这么大!老刘也在此劝各位兄弟,千万不要口腔内射精,尤其是太久没射!

    31.最苦不过相思,老刘与莉莉开学前的难舍难分

    “请一天假不行么?爸是真舍不得你”老刘拉着莉莉的手

    “是真不行呀爸”

    “那你到了学校,记得跟爸发微信,常打电话”老刘哆嗦着嘴唇

    “嗯嗯”

    “有什么想吃的,想买的,跟爸说,不要怕花钱”老刘用力搂着女儿

    “没啥东西要买阿”

    “东西都带齐了吗?别忘了”老刘我深知,女儿总是丢三落四

    “……都带了”

    “电脑、身份证、饭卡、学生证·······”老刘嘱咐着莉莉

    “……带了带了都带了”

    “记得喷防晒霜,虽然秋天了,但太阳也挺毒”老刘又嘱咐莉莉

    “……好”

    “多喝水!这孩子从来就不爱喝水,你看看你嘴唇干的”老刘又又嘱咐莉莉

    “……知道了”

    “爸帮你滋润滋润”

    “多吃饭!这孩子吃饭从小到大都不行,你看看你瘦的”

    “好好好”

    “少吃零食,那些东西对身体都不好”

    “…….好”

    “给爸在稀罕稀罕,马上稀罕不到了”

    “好了好了爸,我得走了,来不及了”

    “爸老了,爱唠叨了,惹你烦了”老刘眼眶泛着泪光

    “…….”

    “你也大了,不愿意和爸说话了”老刘哽咽

    “…….”

    “去吧,早走晚走都是要走”老刘不舍

    “……那我先走了爸”

    “早点回家!我炖排骨!”

    莉莉:“##%¥……%¥学校就离咱家三站地!也不知道你哪来这么多戏!”

    老刘:“……..”

    而就在莉莉走到门口的时候,我点燃了一支烟,对着莉莉的背影用刚好她能听见的声音:“帮我给思宁带好”

    随后老刘我思绪万千,吐出一口浓烟,对着天花板发起了呆。